北京市与腾讯电竞签署战略合作,提速建设“电竞产业品牌中心”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特斯拉拒绝交付”团购车”引发各方关注。8月14日,参与拼多多特斯拉秒杀万人团购活动的车主透露,来自特斯拉的交付工作人员表示,由于怀疑其Model 3订单为拼多多或其他商家以消费者的名义下单,违反了特斯拉购车条款中的禁止转卖条款,取消订单并拒绝交付。而据这位消费者介绍,该车辆系其本人与特斯拉签了订购协议,消费者本人自用且无任何转卖意愿和意图。

拼多多”秒拼”事业群小二乐福表示,对于特斯拉拒绝履行与消费者订立的合同,作为”补贴”方的一名行业小二,对此表示遗憾。乐福支持消费者依法维权,并将积极落实车辆交付工作。

特斯拉是否有权取消订单?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许峰向雷达财经表示,仅凭怀疑就违约,那市场如何运作,诚信何在?企业还是需要有契约意识。如果没有证据,取消订单要承担违约责任,当然消费者也可要求继续履行合同。

消费者称自主下单,并未涉嫌转卖或非善意目的

7月22日,拼多多上线特斯拉秒杀万人团活动。补贴后售价27.115万元的2019款特斯拉Model 3,在拼多多上活动主办方”宜买车”向消费者提供了2万元的补贴后,实际的到手价格仅为25.18万元。

北京市与腾讯电竞签署战略合作,提速建设“电竞产业品牌中心”

一位消费者抢到补贴资格后,来到特斯拉官方网站操作支付了1000元定金,留下了相关的购车信息。

根据前述消费者提供的聊天记录,支付完订金后,有一位特斯拉武汉店的客服人员与其取得联系,并发来了订单和支付信息。

在付款环节,这位消费者主动告知由拼多多代为完成付款。特斯拉客服人员确认上牌人是消费者自己。

据了解,拼多多与宜买车为确保消费者的补贴真实用于自我购车,与消费者约定,将在消费者提车的支付环节代为付款,支付271550元。

北京市与腾讯电竞签署战略合作,提速建设“电竞产业品牌中心”

购车协议同样证明车辆是由消费者在特斯拉官网下单,合同由消费者与特斯拉签订,拼多多和经销商宜买车仅在支付环节为消费者提供补贴。

北京市与腾讯电竞签署战略合作,提速建设“电竞产业品牌中心”

但到了提取新车时,特斯拉方面拒绝向拼多多”限时秒杀”频道团购车主交付Model3,并声称这批消费者涉嫌违反了特斯拉”禁止转卖”条款,特斯拉会依据合同违约条款单方面取消此订单。

特斯拉的这个决定让这位消费者颇为无奈。该消费者称,车辆系其本人与特斯拉签了订购协议,购买以自用且无任何转卖意愿和意图,其购车用车也并未有任何”恶意”。

拼多多”秒拼”事业群小二乐福发声回应称,对于特斯拉拒绝履行与消费者订立的合同,作为”补贴”方的一名行业小二,对此表示遗憾,支持消费者依法维权,并将积极落实车辆交付工作。

律师:特斯拉仅凭怀疑就违约,诚信何在?

特斯拉的说法是否合法合理呢?”特斯拉仅仅怀疑是没有意义的,需要证据支撑。仅凭怀疑就违约,那市场如何运作,诚信何在?”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许峰指出,企业还是需要有契约意识。如果没有证据,取消订单要承担违约责任,当然消费者也可要求继续履行合同。

拼多多和经销商宜买车的代付行为是否违反了订购条款中的”禁止转卖”条款呢?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认为,消费者自己在特斯拉官网下单购买,在最后付款环节由拼多多或平台商家代付,这并不能认定为违反了特斯拉订购条款的转卖行为。

“这种代付方式是为了保障平台补贴消费者购买行为的真实性,本质上而言消费者与拼多多及宜买车达成的是’垫付协议’,拼多多及宜买车的代付行为并不违法。”赵占领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特斯拉的订购条款也并未禁止消费者购车时找第三方代付。

多位法律人士分析称,只要消费者下单并完成支付,特斯拉就理应履行约定,取消订单、拒绝交付车辆的做法没有法律依据,构成合同违约。

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游云庭也持类似看法。订购条款显示,特斯拉对”转卖行为”的认定主要有两个方面:构成转卖,或者认定为其他非善意目的的订单。

游云庭表示,消费者本人直接在特斯拉官网下单,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是”转卖行为”。

而”其他非善意目的的订单”,则解释的弹性较大。游云庭表示:”虽然特斯拉可以给出很多非善意的说法,比如未经授权销售、未经授权进行市场活动等,但为了维护交易安全,我国法院对于已经缔结的合同的解除向来持非常慎重的态度。”

“如果一方要解除合同的,必须给出非常有力的依据。”游云庭说,”特斯拉需要证明,这个订单给特斯拉的利益造成了重大损害,这个难度是相当高的,我觉得法院不会支持特斯拉的主张。”

中国消费者协会专家委员会专家、北京市法学会电子商务法治研究会会长邱宝昌表示,拼多多和消费者之间的关系不是特斯拉汽车买卖关系,双方是委托支付价款行为,拼多多受消费者委托代为支付汽车价款。合同成立后,特斯拉单方解除订单是违约行为,电子商务法第四十九条明确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不得以格式条款等方式约定消费者支付价款后合同不成立;格式条款等含有该内容的,其内容无效。

合同条款被质疑不合理,对中美消费者差别对待

事实上,特斯拉的”禁止转卖”条款,被质疑赋予了特斯拉”无条件否决权”。

从特斯拉中国官网查阅的合同可见,该条款原文为:“对于任何我司认为其目的是为了转卖的订单或者有其他非善意目的的订单,我司有权单方面解除本协议。”

北京市与腾讯电竞签署战略合作,提速建设“电竞产业品牌中心”

有分析认为,条款后半句”任何我司认为有其他非善意目的的订单,我司有权单方解除本协议”存在过度阐释,属于用一个正当理由把自身的权力扩大化,从合同条款的角度来看不太合理。

“‘任何我司认为’的表述太过模糊,从规则角度来看,相当于把所有权力都收归了企业,而’非善意目的’则属于无法界定的表述。”行业律师表示。

一位行业人士表示,特斯拉一开始之所以会设定这样的条款,主要是为了防止有人恶意刷单抢名额,但这样一则明显违反中国法律的规则长期存在,也暴露出特斯拉在消费者权益保护方面和尊重本地规则方面还有不少欠缺。

本站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声明]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作者:网站编辑 文章:https://www.songguoqing.com/28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