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热播背后,对于欢瑞、优酷、芒果TV的三重重任

图片来源@豆瓣

图片来源@豆瓣

文丨犀牛娱乐,作者丨叁号,编辑丨朴芳

虽然《琉璃》的原著小说《琉璃美人煞》与《花千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被并称为“女性仙侠三大经典”,作者十四郎也是仙侠小说领域里的“大神级”人物,但《琉璃》一开始并不太被看好。

仙侠剧巅峰已过, 这是不争的事实。尽管《香蜜沉沉烬如霜》 曾在2018年重新带起了一股仙侠热,却也不过是短暂的高光,《招摇》《三生三世枕上书》《三千鸦杀》《天舞纪》等无一例外都是雷声大雨点小。

另一方面,成毅、袁冰妍的人气和知名度也不足以支撑起一部爆款IP剧,创始人辞职、实控人股权被司法冻结、逾8亿债务违约……欢瑞世纪不断爆出的种种负面同样让《琉璃》蒙上了一层阴霾。

也正是基于此,#琉璃单方面与芒果TV解约#冲上微博热搜后,才引发了大众的好奇,不少人抱着探究《琉璃》是否值得优酷、芒果TV“争抢”的心态入坑,结果却逐渐趋于“真香”。

8月6日开播后,《琉璃》人气不断攀升,数度拿下Vlinkage单日网播指数榜、微博剧集榜、猫眼网络剧全网热度榜、豆瓣热门电视榜等多个榜单一位,豆瓣评分也从开画的7.1上涨到了7.5。

《琉璃》热播背后,对于欢瑞、优酷、芒果TV的三重重任

《琉璃》似乎正在成为另一个《香蜜沉沉烬如霜》,而我们想要探究的不仅是它“真香”的秘密,还有它完成“三重任”的可能性。

极致“美强惨”,进阶虐恋情

迎合大众的观看期待,一直是制造爆款的第一要诀。

从《我的前半生》里的职场女强人唐晶,到《香蜜沉沉烬如霜》里的天帝大皇子润玉,再到《陈情令》里的夷陵老祖魏无羡、《安家》里的金牌房产中介房似锦、《三十而已》里的最强主妇顾佳,拥有“美强惨”属性的角色越来越受青睐。

“美强惨”,顾名思义,指的是外貌与实力出众,但身世、经历甚至结局都波折悲惨的人。而这类角色之所以让人欲罢不能,关键是它可以最大程度调动观者的敏感情绪。

如同知乎网友暮曌所说,“一个角色让你痛心于他的遭遇,又醉心于他的美貌,还能让你产生实力上的尊敬,这样的角色怎么可能不吸引人。况且悲剧往往比喜剧更打动人心,悲剧往往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摧毁给人看。又美又强多美好,但是偏偏人生坎坷,受尽苦难,是不是更加显得世事无常,令人唏嘘。”

《琉璃》顺应了潮流,并把“美强惨”玩到了极致。

早前的仙侠爱情剧最多也只是三世虐恋,但《琉璃》讲述得却是十世情劫,专注虐男主的故事设定在这类题材中也是较罕见的。

前九世,禹司凤不是被褚璇玑亲手杀死,就是为她而死,而每一世禹司凤将死前,褚璇玑都会在他眼角点下一滴血。第十世,这滴血变成了禹司凤眼角的泪痣,但两人之间的羁绊和折磨仍在继续。

《琉璃》热播背后,对于欢瑞、优酷、芒果TV的三重重任

这一世,褚璇玑成了六识缺失的少阳派二小姐,禹司凤则是天资过人的离泽宫首席弟子,两人相遇后,禹司凤又火速对褚璇玑生出了爱意,虐也由此开始。吐血、罚跪、被打……禹司凤的心被得不到回应的爱折磨,身体也要承受情人咒发作带来的蚀骨锥心之痛,堪称“润玉2.0”。

演员与角色的契合,又为《琉璃》的“美强惨”增添了一份感染力。成毅演出了禹司凤的温柔隐忍和一往情深,表情、眼神都很贴合人物;袁冰妍对褚璇玑的呈现也同样是合格的,把角色前期的天真烂漫演绎得灵动自然。

依据片方早前发布的终极片花,禹司凤后续的遭遇会更揪心,和褚璇玑的爱情距离修成正果也还有重重磨难。《琉璃》会继续虐下去,观众或也会持续“真香”,但无论其最后能否成为暑期档的黑马,都很难彻底完成肩负的“三重任”。

助燃、引领、重启,《琉璃》的“三重任”

助燃优酷与芒果TV暑期档,是《琉璃》的第一重重任。

《琉璃》播出前,芒果TV在暑期档前半段拿出的《乘风破浪的姐姐》势头已大不如前,网剧板块也迟迟未出现热作;优酷方面,平台虽将《重启之极海听雷》播出了独播感,但还是被爱奇艺分走了不少流量,另一边,《这!就是街舞3》也接连迎来了《脱口秀大会3》《乐队的夏天2》等劲敌。

优酷亟需一部独播大剧提高它决胜暑期档的赢面,与《东宫》“性格”相近的《琉璃》显然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虽然《琉璃》最终仅在优酷“独播”了一个多小时,但还是成为了平台当下最受欢迎的剧集之一,站内热度值一度达到9920,而通过网络维权重新拿回《琉璃》的芒果TV也收获颇丰。截止发稿前,《琉璃》在芒果TV上的播放量已超过5亿。

《琉璃》热播背后,对于欢瑞、优酷、芒果TV的三重重任

《琉璃》完成了助燃优酷与芒果TV暑期档的重任,却不足以引领仙侠剧走出低迷。

不置可否,《琉璃》完成了仙侠剧的一次审美迭代与自我更新,但问题是,仙侠剧越来越难出爆款的症结并不仅仅在内容的老梗频出和玛丽苏泛滥,也与制作成本和外部政策环境的制约密切相关。

由于故事基本依靠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体系建立,国产仙侠剧的世界观都很庞大复杂,进而使得制作难度和投资体量很大。据悉,《琉璃》拍摄周期长达162天,且期间大量采用了实景拍摄,后期由两家特效公司合作完成,用时将近一年。

其次,“限古令”颁布后,仙侠剧的市场空间被极大压缩,播出的不确定性也被大幅提高,再加上近两年播出的仙侠剧收视和市场效益大都表现平平,致使视频网站、电视台对其的采购标准越来越严格,购入数量越来越保守。

《琉璃》救不了仙侠剧,而关于欢瑞世纪逆袭的故事,一部《琉璃》也只能书写个开篇。

从巅峰跌入了低谷,欢瑞世纪当前的困境固然与政策、市场环境有关,但最大的问题还是成熟明星离巢和对古装剧放不下的依赖。

公司2019年年报显示,欢瑞世纪去年实现营业收入5.40亿元,同比下滑59.35%,艺人经纪业务收入下滑 42.17%。在今年7月中旬发布的2020年半年度业绩预告中,欢瑞世纪又再次指出,公司上半年的艺人经纪收入较上年同期大幅减少。

头部古装项目积压,是造成欢瑞世纪2019年营收大幅下滑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截至去年年末,欢瑞世纪应收账款余额为 12.63 亿元,而仅《天下长安》一部剧的应收账款余额就占据了近三分之一,坏账准备期末余额1.82 亿元,另一部积压两年多的《封神之天启》也计提了近一亿的坏账。

今年5月,有爆料称《封神之天启》已被腾讯视频退货。不论消息是否属实,按照售卖合同的约定,如果该剧无法在今年10月31日前上线播出,腾讯视频有权利退片。

更要命的是,《长安诺》《山河月明》这两部古装大剧同样未确定播期,但欢瑞世纪已于今年7月又开机了一部新古装剧《梦醒长安》,公司将和光线传媒共同制作的《春日宴》也是古装题材。

《琉璃》热播背后,对于欢瑞、优酷、芒果TV的三重重任

庆幸的是,《琉璃》再次证明了欢瑞世纪在古装领域的制作实力,也终于为它培养出了新血液。优酷北斗星数据显示,《琉璃》开播一周,男女主角成毅、袁冰妍全网热度指数分别上涨4.8倍和2.4倍。其中,成毅在艺人热度上升榜中排名第一,成为新任“8月男友”。

本站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声明]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作者:好文推荐 文章:https://www.songguoqing.com/41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