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立遭质疑,提价遭反对,ARM怎么这么难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锌刻度,作者丨黎文婕,编辑丨陈邓新

芯片历史上最大一笔收购正在提速。

2020年8月17日,外媒报道美国知名芯片公司英伟达收购芯片知识产权授权公司ARM的步伐在加快,双方进入排他性谈判阶段。有知情人士透露,ARM估值或将达到400亿英镑,相当于约524亿美元。

公开资料显示,ARM公司是移动端的科技巨擘,全球90%以上的移动芯片都使用了ARM架构,涵盖苹果、高通、华为、三星等公司的处理器。

虽然这笔收购尚未有最终定论,但英伟达顺利拿下恐是大概率事件,届时其在芯片领域将掌握更大的话语权,如此一来ARM的中立性如何延续?更为关键的是,ARM如何突破天花板困境?

中立性被打上问号?

“软银的业绩好比坐了一次过山车。”某私募投资部经理陈听涛如是说。

陈听涛表示,2020年第一季度巨亏946亿元,为其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然而到了第二季度盈利826亿元,短短一个季度就上演了否极泰来的逆袭,“第二季度全球主要股市多有估值修复行情,特别是科技股气势如虹,另外也与软银高达4.5万亿日元(近3000亿元)的大规模资产出售计划有莫大的关系。”

尝到甜头之后,软银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孙正义对2016年耗费320亿美元收购的ARM,态度也有了悄然转变

此前,孙正义曾公开表示:“我们正在进行谈判,并在谈判期间考虑(ARM)重新上市的可能。此外,我们也考虑部分或整体出售ARM。”

如今,孙正义似乎放弃了上市这个选项,铁了心要卖ARM。

“鉴于疫情还在蔓延,因此未来软银盈利仍存在不确定性。”究其原因,孙正义依然处于谨慎中,“每一天都像是在打一场战争。对我们来说,现金就是我们的防御工事。”

对此,外界也表达了担忧。

一方面,倘若英伟达借助ARM弥补其在移动端的短板,重返手机芯片市场,后者的中立性或可能接受挑战,毕竟是靠卖ARM架构生存的,而获得许可的多数公司将变成英伟达的竞争对手,这么一来竞争者们难免会有所顾虑:是否会遭遇差别对待。

ARM联合创始人赫尔曼·豪瑟日前悲观地表示:“他们可能会放弃ARM。”

另外一方面,ARM成为美资公司之后,美国监管层对国内芯片市场的影响力投射会进一步强化。

据ARM公司的公开信息显示,ARM在中国地区的合作伙伴超过200多个,销售了超过160亿颗基于ARM结构的芯片。

“这意味着一旦风云有变,或做大做强之后,国内IC公司拿不到ARM授权的可能性陡增。”陈听涛称。

走不出业绩滞涨困境?

ARM既有近虑,也有远忧。

据软银财报数据显示,ARM公司2017年~2019年的营业收入为18.31亿美元、18.36亿美元与18.98亿美元,同比增速没有超过4%。

风投人士Vesting告诉锌刻度ARM陷入营业收入滞涨的困境:“作为一家科技公司,你可以亏损,也可以现金流为负,但一定要彰显公司的成长性,资本市场更青睐性感的高成长公司,而ARM微乎其微的增速难以取悦资本市场,这或许就是孙正义没有强行IPO的原因之一。”

公开数据显示,软银曾为ARM制定了IPO计划,时间定为2023年。

ARM的困境,与其打法有莫大的关系。

Vesting表示,ARM挺进Intel腹地的战略也不如预期。

当ARM在移动端趋于饱和之后,其就目光瞄向了桌面端与服务器端,这是Intel的基本盘,也被视为ARM的下一个业绩增长极。

不过,虽然取得一定的成绩,但并未上演势如破竹的剧本。

“有段时间ARM声势浩大,仿佛打破X86在PC的垄断指日可待,但实际上进展缓慢,一是其性能虽然不断进步,但与英特尔仍有一定差距,二是没有革命技术难以颠覆一个成熟的PC生态体系,说一说ARM依然面临严峻挑战。”一名知情人士称。

战略之外,商业模式是另外一个缘由。

ARM的收入主要由两部分组成,一个是初期特许费,譬如华为ARM V8永久授权;另外一个是版税,亦就是每制造一颗基于ARM架构的芯片,都要付一定的费用。2019年ARM一共向6.4亿芯片抽取了1.02亿美元的版税,平均每颗芯片为0.16美元。

ARM架构芯片的市场规模做大了,但ARM公司从中并没有直接汲取多少养分,而IC公司的覆盖面终究是有限的,特许费的天花板比较明显。

ARM的收入由初期特许费与版税组成。

换而言之,ARM粗看是两条腿走路,细看则是跛脚走路。

对此,ARM也心知肚明,据外媒报道ARM近期要求提高版税,一些客户的版税可能提高4倍之多,渴望从版税左手破解营业收入滞涨的难题。

“版税收入的想象空间颇大,但实际潜力并不乐观,行业普遍流露不满。”Vesting认为ARM提价之路不会一帆风顺,“移动终端芯片市场其实是由苹果、三星、高通、华为、联发科等少数巨头把持,它们的议价能力较强,而中小企业又能榨出多少油水?还有一点,涨价能不能持续下去?如果不能,那问题并未从根本上解决

事实上,多数国产中小芯片公司原本手头就不宽裕,ARM狮子大张口,恐令上述公司的企业生存更为艰辛。

未来三大架构呈鼎足之势?

此背景下,国产芯片公司转投RISC-V阵营或是一个突破口。

“RISC-V是图灵奖得主David Parteson教授主导开发的,技术领先性没问题,目的是要让硬件开发跟开源软件一样不被大型商业公司垄断。”一名雪球投资者公开表示RISC-V具备架构新、开源、反应速度快等特点。

而David Patterson在2020年4月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正如今天的Linux是专有操作系统的强大竞争对手一样,我希望开放的RISC-V架构在未来五年内成为专有架构的非常强大的竞争对手。”

为了打消外界的顾虑,RISC-V基金会甚至决定将总部从美国迁至瑞士。

一名市场人士称:“无论是X86或是ARM都拥有太多专利,国人难以绕开,因此拥抱RISC-V实为上策,当下华为海思、紫光展锐、阿里巴巴都切入赛道进行了布局,依托中国市场的支撑,未来或许可以与X86、ARM呈现三足鼎立之势。”

据《RISC-V市场分析:新兴市场》报告显示,预计到2025年,采用RISC-V架构的芯片数量将增至624亿颗,2018年至2025年复合增长率高达146%。这些芯片将主要应用在工业市场,PC、消费电子和通讯市场等。

睿思芯科创始人谭章熹也认可这个观点:“过去在中国,买IP做封装、做解决方案的厂商并不少,而能够自主研发IP和完成底层处理器设计的非常少。基于RISC-V,这一点很可能迎来变化。”

不过,RISC-V当下的不足也比较突出:一是安全性、碎片化等技术问题仍有待完善,二是生态仍处于雏形中,无法与成熟的X86与ARM生态相提并论,这需要耗费时间慢慢积累与突破。

另外,具有自主架构的龙芯似乎也活的越来越滋润。

据中科曙光2020年中报显示,其从龙芯采购4636.20万元芯片,而去年同期为39.65万元,预计全年采购3亿元,实际上2017年龙芯全年收入也不过1.5亿元。

A股职业投资者李元海告诉锌刻度:“龙芯在C端没有什么变化,在B端探索也比较缓慢,不过在A端发力较为突出。”

不可否认的是,无论ARM未来的命运如何,国产芯片公司都需练好内功。

本站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声明]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作者:网站编辑 文章:https://www.songguoqing.com/47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